首页 > 铜川 > 社情

精准扶贫“一个也不能‘漏’”

2018-04-20 22:26:10来源:李乐天
  
  
  
  

夹杂着外地口音,在村子生活了40多年,留着山羊胡须,身子瘦小,穿着破烂,一个人像流浪汉般住在村头废弃的窑洞里,这就是田家沟村人都知道的孤寡老人老陈。

村里人都说,如果没有国家精准扶贫政策,没有包村联系干部吕学敏 “一对一”帮扶,老陈40多年没有户口的问题就不会得到解决。

“黑户”老陈

2016年,全面脱贫、精准扶贫攻坚战正式打响。铜川新区检察干部吕学敏被派到田家沟村,成为全市众多包抓脱贫联系人中的一员。

田家沟村位于铜川市新区东南10公里,在对包村逐户进行调查走访时,孤寡老人老陈的情况首先引起了吕学敏的注意。但让他感到不解的是,在核对全村所有贫困人口建档立卡信息中,却并没有老陈的名字。

1490252321501750.jpg

包村干部吕学敏(中)再次走访老陈

为了弄清缘由,吕学敏多次来到老陈的住处了解情况。在与老陈的攀谈中,他了解到,老陈老家在镇安县青铜关,1976年春,他带着9岁的弟弟从家乡逃荒一路要饭过来,最后在村里落脚,40年来一直生活在村子里,以捡拾垃圾和开垦荒地维持生计。至今没有落户,也没有成过家。

村委会干部告诉他,老陈是外来户,长期住在本村,但没有本村户口。精准扶贫有属地原则,而户口本是判断当事人是否属于当地的扶贫范围的法律依据,只有当事人符合当地的精准扶贫的要求,才能享受到该待遇。

在中国,户口多么重要,每个人都理解。40年没有户口,吕学敏感到不可思议。而让吕学敏触动的是,老陈已经65岁了,身体状况已大不如前,至今还栖身在村里废弃的破窑洞里,以猫狗为伴。因为没有户口,村里不可能为他一人拉电,至今还点着煤油灯。

落户记

没有当地户口,意味着老陈不能享受当地扶贫政策关爱。

针对老陈的境遇,吕学敏和村干部在一起研究帮扶方案。首先,精准扶贫主要是就贫困人口而言的,谁贫困就扶持谁。老陈大半辈子都生活在村里,贫困无依,一无所有,应该成为重点帮扶对象。其次,户口本,不仅仅是一个记载公民基本信息的簿册,却是帮扶老陈的重要“入门证”。村干部一致认为:千方百计给老陈办户口。

四十年了!上户口不容易。吕学敏首先动用了自己的熟人,向公安局主管户籍的副局长咨询。答复是按正常程序,须先和原籍派出所联系,现居住地辖区派出所出具准迁证明,经原籍盖章同意,将户口转移过来即可,手续看起来并不复杂。

吕学敏立即跑到老陈现居住地辖区派出所,请他们对接老陈原籍派出所。原籍辖区派出所有了答复:间隔40年时间太久,户口底子无法存留,无原始依据,原籍查无此人,无法办理。情急之下,吕学敏索性单独电话和那边派出所联系,苦口婆心解释了很多,仍然无济于事。

这条路走不通,落户问题似乎陷入了僵局。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,吕学敏再次寻求公安局主管户籍的副局长帮忙。副局长给指了一条明道:考虑到老陈的情况比较特殊,只能回原籍取证。

1490252235611618.jpg

吕学敏赴陕南老家帮助老陈办户口

终于有了解决的办法,当时正值盛夏,吕学敏顾不上夏日溽热,要了单位的车,带着一个村干部和老陈的弟弟,驱车200多公里来到老陈原籍地——商洛市镇安县。

原籍地距离县城还有40多公里,山大沟深,弯路很险,认路成问题,遂边问边行,跋山涉水找到了原籍地,通过走访当地老人、老陈亲属、村委会,为老陈的身份信息进行了证明。调查取证结束后,吕学敏立即将收集到的信息写成书面材料,上报到公安局户政科,户政科领导知道此事后十分重视,以最短时间为老陈补录了户口。

通过两个多月的努力,老陈的户籍问题终于得以圆满解决,四十年“黑户”的终于有了户口本。为表示感谢,老陈的弟弟与村干部送来了“难处一朝解,百姓是亲人”的锦旗。

老陈终于上了户口,吕学敏终于松了一口气,他给村干部说:“这下能按正常路数扶贫了,一个也不能漏”。

4.jpg
吕学敏把户口本送到老陈的手里

老陈开始领“工资”了

农历二月二“龙抬头”,老陈和家里的黄狗和四只狗崽在窑洞前迎接吕学敏的到来,由于吕学敏是老陈家的常客,狗和他熟识起来,不咬不叫,围在他身旁打转摇尾巴。

吕学敏和村干部为老陈送来了刚刚办理的“惠农一卡通”,从本月起,每月将会有多项补贴打入卡中。吕学敏笑着对老陈说:“老陈,65岁你现在也开始领‘工资’了”。

村干部也对老陈说:自从老陈解决了户口问题,有关方面正在为他办理五保金和养老保险相关手续,按照政府精准扶贫兜底政策,以后的养老问题也不用愁了。

“这多亏了党和国家的好政策”,老陈呵呵地笑着,和他的弟弟一起说了许多感激的话,花白的山羊胡子变得很是生动。

1490252102171481.jpg

老陈在自家的破窑前

采访手记:给老陈寻个像样的住处

记者是在铜川两会期间,从市政协委员吕学敏处得知,他在扶贫包村时遇到了一个40年没有户口的人。也是在他的帮助下,那个叫陈永政的“可怜人”终于有户口了,65岁时终于可以和其他村民一样享受到国家惠民待遇。

2月28日中午,在吕学敏的带领下,记者来到了陈永政栖身的单孔破窑前。这很有可能是村里唯一的一孔住人窑洞,从窑洞的门脸,能清晰的看见岁月冲刷的痕迹。

天上下起了小雨,记者试图进入老陈的窑洞里避雨,挑开门帘,窑洞里漆黑一片,除了炕和灶以外,基本没有任何家具,窑洞的空间极小,甚至摆不下一支凳子。

吕学敏告诉记者,窑洞至今也没有拉上电,更不用说电灯等日用电器了,现在还一直点着煤油灯,因为没有户口。我愕然。大家只好在村干部的带领下来到邻居家里,坐下来,首先谈到老陈住的问题。

村干部说,老陈的“五保户”正在申请办理之中,相信会快就会下来,届时可以住进养老院,政府兜底,所以拉电就暂时不用考虑。他们征求老陈意见,老陈很勉强的说不愿意,他说:这里还有他的狗和猫。

吕学敏对老陈现在的居住条件很是担忧,他发现,老陈居住的废弃窑洞顶正有人在开挖庄基地,土块不断堆积,窑洞随时都有冒顶或被掩埋的可能,有可能危机老陈的生命安全。

随行的铜川市民进委员会副主委、秘书长侯小洲认为,既然老陈已经有了户口,已经是田家沟村真正的村民,现在居住条件还这么差,他建议:村委会打扫出一间闲置的房间,供老陈居住,老陈也可以自食其力,帮村委会看门,打扫院落。

责任编辑: 关键字:
分享到: